電話圖標 24H服務熱線:400-005-8775
您好,歡迎光臨眾誠人力資源網!  

聯系我們

總部地址:濟南市二環東路東環國際
廣場B座2305室
售前客服:0531-88166626
0531-88166629
客戶咨詢:23976048092201408490

24H咨詢熱線 400 005 8775

常見問題 當前位置:首頁 > 常見問題

公司讓員工主動離職為何違法?

作者:眾誠視野     發布日期:10-13 14:09:32    來源:眾誠人力資源

在上班途中發生交通事故后,唐淑麗(化名)一直慨嘆自己命運不濟。首先,她這次受傷不僅造成自己收入銳減,還可能落下終身殘疾。再者,她本想指望所在公司為她分憂解難,偏偏在這個時候公司因多起經濟糾紛被法院凍結了銀行賬戶,不但發不出工資,甚至連社保費都無法繳納了。更讓人頭疼的是,公司以經營困難為由讓全體員工自尋門路、自動離職,而她不知道下一步該怎么辦?

  根據公司要求,唐淑麗需按照主動辭職辦理離職手續、自行繳納社保費用,且不支付任何經濟補償。她拒絕這些要求后,雙方發生爭議。

  面對唐淑麗提出的賠償請求,公司認為,其系因經營發生嚴重困難導致勞動合同無法履行,在其他員工均已自動離職的情況下唐淑麗亦應自動離職。因公司沒有主動解除雙方之間的勞動關系,所以,無需向唐淑麗支付任何經濟補償或賠償。本案經法院審理,于近日判令公司支付唐淑麗違法解除勞動關系賠償金等合計82235.04元。

  法院凍結公司賬戶

  公司要求員工離職

  唐淑麗所在公司是一家通信設備經銷企業。2015年1月25日入職當天,雙方簽訂了期限為3年的勞動合同。2018年1月24日,該合同到期后,雙方沒有再簽訂勞動合同。

  唐淑麗說,她在公司正常工作至2018年11月9日,每月固定工資為稅前4800元。公司則按自然月核算,每月月底前支付當月工資。她的工資足額支付至2018年9月30日,此后,未再收到過工資。她的社保費用,由公司繳納至2019年3月。

  2018年11月10日,唐淑麗在上班途中發生交通事故。經向公司請假并獲得批準,自即日起至2019年4月8日是她的病假期間。

  “由于經營不善,公司早在2017年初資金鏈就斷裂了。為了應對困境,公司四處舉債,無論個人、單位還是銀行,只要有人給錢,公司就接受,至于如何還、何時還,統統不管。”唐淑麗說,2017年后半年,公司輸了3場官司。法院強制執行時,凍結了公司全部銀行賬戶。

  “我偏偏在這個時候出了車禍。對方支付不起醫療費用,公司也不能支付我的工資及社保費用。”唐淑麗說,如果不是有病,她會像其他人一樣自動離開公司。可是,她沒法做到。

  由于沒錢治病,唐淑麗早早辦了出院手續。還沒來得及申請工傷認定,公司就通知她辦理離職手續。

  員工不愿主動辭職

  提出多項賠償請求

  根據通知要求,唐淑麗于2019年4月8日來到公司辦理離職手續。在辦手續時,公司要求她必須按照主動辭職填寫相關表格。同時,公司讓她自行繳納2019年4月25日社保費用,且不支付任何離職經濟補償。而公司的態度是,不管她辦不辦手續,自即日起雙方之間就不存在任何關系了。

  “本以為離職可以得到一些補助,緩解一下生活困難。沒料到,公司會這樣對待我!”唐淑麗向有關部門咨詢后,很快向勞動爭議仲裁機構遞交仲裁申請,要求裁決公司向她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、未續簽勞動合同二倍工資差額、醫療補助金、被拖欠工資等費用。

  仲裁機構審理后,僅裁決公司支付唐淑麗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4月8日期間工資14766.34元,駁回了她的其他仲裁請求。

  唐淑麗不服該仲裁裁決,于法定期限內向法院提起訴訟,請求判令公司向其支付:1.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43200元;2.2018年4月1日至2019年4月8日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57600元;3.醫療補助費28800元;4.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4月8日工資29890元。

  唐淑麗的理由是公司違法解除其勞動合同,應該給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,即使證明是合法解除,也應該支付經濟補償金。此外,公司與她簽訂過一份3年期勞動合同,但沒給她本人。之后,雙方沒有簽訂勞動合同,公司應當支付相應期間的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。

  唐淑麗認為,她在發生交通事故受傷后一直向公司請假,而公司于2019年4月8日違法解除其勞動關系,并停繳社保不發工資,相應期間的工資應予補發。因她所受傷害屬于工傷,公司還應向她支付6個月的醫療補助費28800元。

  違法解除勞動合同

  法院判令公司賠償

  在法院庭審中,公司辯稱,其因其他經濟糾紛,銀行賬戶被查封凍結,不能正常經營。其將該情況告知了唐淑麗,讓她找其他工作。她對此沒有提出異議,也沒有反對意見。因此,她的離職不是公司有意行為,也不是公司原因造成的解除,故不應支付賠償。

  對于二倍工資差額問題,公司認為,其與唐淑麗簽訂的勞動合同到期后未續簽,該行為應視為雙方訂立了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,故不應再支付所謂的二倍工資。此外,唐淑麗非因工負傷,也不是期滿解除勞動合同,在其未被認定為工傷、未經過勞動能力鑒定的情況下,公司無需向其支付醫療補助費用。至于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4月8日期間,因其未到公司工作,且該期間公司沒有正常經營,公司當然不存在克扣必要,也沒有支付工資的義務。

  法院認為,按照《勞動合同法》第39條規定,勞動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:(一)在試用期間被證明不符合錄用條件的;(二)嚴重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的;(三)嚴重失職,營私舞弊,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的;(四)勞動者同時與其他用人單位建立勞動關系,對完成本單位的工作任務造成嚴重影響,或者經用人單位提出,拒不改正的;(五)因本法第26條第1款第1項規定的情形致使勞動合同無效的;(六)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。本案中,公司主張其向唐淑麗提出解除勞動合同的原因,是公司無法正常經營、所有人員都離開了,但該原因不是上述解除勞動合同的法定事由。

  另外,唐淑麗提交的微信記錄和錄音證據顯示,公司讓她去辦理離職手續,并讓她自行想辦法繳納2019年4月的社會保險,實際上,公司確實在2019年4月停繳了唐淑麗的社會保險。據此,可以認定公司于2019年4月8日違法解除了唐淑麗的勞動關系。

  法院認為,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滿一年不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,視為公司與唐淑麗已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。因此,自2019年1月25日起,公司無需支付二倍工資。但在2018年4月1日至2018年11月9日期間,唐淑麗提供了正常勞動,應當支付二倍工資。在2018年11月10日至2019年1月24日期間,唐淑麗休病假,無需支付二倍工資。因唐淑麗的醫療補助金訴求缺乏依據,法院不予支持。

  綜合以上事實,經核算,法院判決公司向唐淑麗支付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4月8日期間工資14766.34元、2018年4月1日至11月9日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35144.83元、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32323.87元。以上合計82235.04元。(記者 趙新政)

分享到:

相關資訊 24H咨詢熱線:400-005-8775

產品服務推薦 24H咨詢熱線:400-005-8775

?

opyright@1999-2015 眾誠人力資源 版權所有      魯ICP備13011468號-1

×
大乐透走势图200 新加坡快乐8开奖记 河南泳坛夺金开奖玩法 福利快乐双彩 浙江体彩6+1预测专家 亿客隆彩票平台官网 87期的码报是什么 宁夏11选5任选 北京pk10前5计划在线计划 北京快三直播 ag真人ag真人厅 MG招财鞭炮_稳赢版 香港赛马会官论坛 广西快乐十分今天第5 河南快3开奖直播 单场胜平负过关投注目前最大的串关场次是多少场 as真人登录注册